鬼畜了天下

一个温柔的故事

【盾冬】嗜睡

●岂不是跟失眠还能成姐妹篇

●不存在的,两个不同的故事

●也许OOC

————————————

事情开始于一次任务。复仇者们端掉了一个九头蛇的地下据点,零战损,可以说是一次相当利落有力的清理——除了冬日战士受了点小伤。他在最里面的封闭实验室里看到了洗脑仪,为此分散了些注意力,有个家伙趁机冲他发射了一束射线,还没来得及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就被美国队长用盾拍出两米开外。

 

Steve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把他从墙里抠出来,面无表情地踩断了他的两只手,那个人顿时就像烧尽的蜡烛一样委顿下去,疼晕过去了。

 

冬兵抽空望了队长一眼,看穿他皮肤下藏着的愠怒,Steve是很较真的人,在摧毁九头蛇残余势力上尤其不费余力,与其说肃清毒瘤,Barnes更愿意用破坏和报复来形容这种任务状态。

 

Steve脾气不算好,是的,尽管他擅长为他人考虑,经常换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但事实就是,他脾气不够好。有人以为美国队长从不公然冒火或者大声训人——扯淡,Barnes只稍稍回想了一下他沉着脸训斥特战队的情景很快就能得出这个结论。当美国队长的脸色沉下来,所有人都能体会到他极难相处的另一面,即使是冬兵也不太适应这样的Steve。

 

被射线击中的地方没有一点儿疼痛,Barnes活动了一下右肩,确定没有流血或者肿胀,他给了Steve一个以示安全的眼神,随后踢开脚下散落的文件袋,一路往里深入。

 

这里一地杂乱,大量电子元件和宗卷挡住了一道暗门,他们在里面发现了设备完备得令人咂舌的研究所,冬兵的一切身体数值都标明在了电子终端上,Natasha搜刮走了所有存储硬盘,花了几个小时提取出了里面最有价值的那部分文件。

 

所有数据都指向一个事实,九头蛇还没有放弃他的士兵,除了全力回收外他们还启动了升级冬兵的计划。

 

这个方案比之前更为完善,不仅可以实现强有力的剥夺,而且力求塑造一个完全听话的士兵——他们打算在Barnes脑子里直接植入一块AI元件,Barnes保持人类的机敏同时兼有机械战士般的服从。

 

冬兵把这个疯狂的计划看了小半个小时,然后关闭了窗口,他有感想,但感想不多,九头蛇没来得及给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身体的控制权还在他手上,除了为这个计划恶心外,他没有更多的想法。

 

美国队长多看了十分钟,他低头灌了口咖啡,和冬兵一块儿下了班。到家的时候Steve把Barnes轻轻推靠在墙上,解开他制服上最上面那颗暗扣开始亲吻,从耳后一直吻到最后一段苍白的颈子,密密麻麻而又一言不发,冬兵只觉得痒,却没有燃起多少情欲——多半因为这些吻里温存的意味更多,而且跟他身体倦乏也有关系。

 

Bruce博士检测了那束射线,是一种针对超级战士的强力武器,目的是破坏体内血清的活性,不过尚未研究成功,现阶段只能让Barnes更容易感到累和反应迟缓上一点儿。按他的推算冬兵的机体用不了三天就能把射线带来的影响修补完毕。

 

好在队长确实没有做的意思,他停下来,把冬兵的头发理了理勾在耳后,Barnes拿嘴唇碰他的手掌心,Steve扯起笑容。

 

“想吃点什么Bucky?”

 

“......我没有胃口。”言下之意他只想休息。

 

队长点点头没说什么,放他去浴室。接下来的两天48个小时冬兵几乎陷进嗜睡里,他醒着的时候不多,也不太清醒,Steve得花半个小时才能让他磨蹭着起来吃顿饭。

 

情况差不多是Barnes 表情茫然地握着勺柄,勺子在碗里机械搅动,Steve咳一声才能咀嚼两下。他恍恍惚惚不设防的样子让队长心里发胀,有什么东西在持续发酵,他这幅样子无限接近解冻后、接受电击前的模样——眼睛虽然睁着,但跟闭上没区别。

 

冬兵毛病很多,多疑易怒,又沉默迟钝,Steve把他找回来四个多月了,Barnes每天的话不超过二十句,往往是队长说一句他答一句,两个人不说话的时候更多。不过冬兵倒是从没抗拒过肢体接触,Steve伸过手来他就知道靠近一点,把绵软带茧的手指相互交叉,一直握到出汗。

 

亲吻也是一样的道理,冬兵全盘接受,一直到Steve打开他的身体,做到他只能咬着嘴唇光流泪,愉悦和痛苦是一并涌上来的,超级战士间的结合消耗掉的体力常人难以想象。

 

第三天的早晨Barnes照例没醒,他蜷在薄被里,眉心蹙起,手指虚虚地扒着Steve的衣服,睡得没有晚上安稳。清晨的阳光射进窗帷,经过一层蓝色的纱帘过滤停在他脸上,将冬兵的寒毛都照得根根分明并且发光发亮。他这么老实地躺着,脸上没有冰花,枕头下没有硌人的枪,当然也没有缺胳膊少腿机械臂焦煳。Steve只需要侧过头就可以看见细微的灰尘在空中舞来舞去,可以看见被面上黏着几根头发,也可以看见Barnes睡皱了的衣领,他想了想,没动弹。

 

没过两分钟冬兵惊醒了,他抓着衣服的手指一瞬间收紧,鼻翼翕动,眼睛张开一条缝,过了会儿彻底睁开定定地看着Steve,灰绿的眼底滑过一些阴暗慌乱的情绪。Steve用手揩他额上的薄汗,把被子拉开,让他的视线稳稳地聚焦在自己脸上。

 

“Bucky......Bucky......”

 

冬兵被圈住了,他乱转着眼珠,像某种受惊的动物,渐渐的Steve的声音使那些慌张和惊悸沉下去了。Barnes动了动唇,却只是发出一声介于叹气和吸气的声音。

 

“你感觉怎么样?”队长问。

 

“有点困。”

 

“还有呢。”

 

冬兵顿了顿,犹豫道:“不太想睡觉了......”

 

“你可以再眯会儿,射线的影响还在是吗?”

 

Barnes再次犹豫着摇了摇头,Steve的视线集中、专注,仿佛他非常昂贵,或者他脸上有什么值钱的物件——真的有吗?Barnes开始认真思考,手指不安地弹动两下。Steve看穿他乱糟糟的想法,这不奇怪,他一向有这种本事,然后他用大拇指刮蹭着Barnes下巴上的小凹陷。

 

“我在想......”冬兵竖起耳朵,队长颇有点一本正经地说,“......很可爱。”

 

Barnes没反应,这句话没有宾语,他不太能够理解。什么可爱,狗、粉红色还是小孩儿?

 

“很可爱。”然而Steve呢喃着已经凑过来给了他一个细碎温和的晨间吻,冬兵错觉他唇齿间多少有那么一点苦味,Steve眼中透亮的海蓝打消了这种错觉。Barnes扒住他的后脑勺,尽力迎合这个问候。

 

这让那种酸胀更明显了一点,Steve在亲吻的间隙里荒唐地设想如果摇晃Barnes,会不会听到哗啦啦的声音,好像他的灵魂也在皮囊里跟着晃动,一片撞一片。

 

但还有那么多人想让它们更烂一点,变成一层齑粉,好让粘合的人无从下手。

 

他想得有些过了头,动作也跟着停滞下来,冬兵皱眉轻轻喊了声“Steve”——打散他所有难以名状的想象,把他钉在这个早晨,这张床,这双眼睛面前。

 

“你......”他慢吞吞的说,“我很好,我想吃早餐......牛奶吐司煎蛋......你别担心。”

 

“好的。”队长含糊地应了一声,意识到冬兵在说什么,他的脑子温和地空白了一秒钟,这不奇怪,冬兵很会察言观色。现在他笨拙地组织着语言,近乎安慰。

 

“......别担心。”

 

“好的。”

 

冬兵小心地拍他的肩膀,Steve揉了揉眼睛,再次嘟囔了句“好的”,也不知道朝着谁说的。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472 )
 

© 鬼畜了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